青道茶蛋幼儿园院长

茶蛋团饭兴吹/碗团饭罐吹/迷幻磕cp

【丹罐昏】被爱候群症(BE)

玻璃渣预警,BE...小学生文笔,脑洞虽大但强行自圆其说,不要在意细节,我就是心里有点闷😭
一大早的blx产物,骂人只骂油麦菜!
团综向衍生,ooc,勿上升真人
类似忘爱症花吐症那样的设定,私设

(一大早真的是很难过了,碗狗3第一集,霖霖的ok fine 后退强颜欢笑,第二集又来!又是ok fine 后退 强颜欢笑,真的是很心疼了)

        “赖冠霖,你到底选谁?一开始选了姜丹尼尔就一直坚持下去啊,为什么受到了打击你才会想起我?我朴志训是喜欢你,但我不屑于这样的被选择,赖冠霖,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保持点距离,直到你清楚自己究竟喜欢谁。”

        “罐霖啊,我也没办法,你知道公司有剧本有要求啊,我知道你选择了我,我很开心,但为什么第二次你就改成了志训啊...很抱歉我必须按着公司剧本走,但我想问问为什么你没有坚持下去呢。”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不就是哥哥弟弟之间的喜欢么,两个都喜欢不可以么?」

        鼻子里突然涌出一股温热,他慌张得抬手去接,不一会就接满了一手掌心的鲜血,渐渐的往外溢出...赖冠霖跌跌撞撞跑进了卫生间,双手撑在水池边缘,镜子里的那个人,布满血丝的双眼,惨白的脸色,以及鲜红的血流沿着下巴,源源不断滴落在白色的水池里,偶尔滑入舌尖的几滴,在口腔里化作了苦涩的铁锈味...仅仅几秒,水池红了大半。

      「啊又开始了...」

        赖冠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就开始流鼻血,从起初的几秒愈合到现在的源源不断能流半小时,而且还止不住。不是没有尝试用纸巾堵住鼻子,但随着一张张纸被染红被抽出,却依旧制止不了后,之后的每一次他就静静等待鼻血的流尽。他想这难道是对他的报复吧,为什么自己必须只能选择喜欢一位哥哥,他不懂...就因为自己的躲避和无法选择,才让会患上这奇奇怪怪的症状么。

        鼻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赖冠霖的眼睛第一次出现了白光,晕眩的感觉让他双腿一软,跪下的瞬间头重重的磕在了水池台上。大概是声音太大了,惊动了外面的成员,卫生间的门被猛的打开。

        “罐霖你怎么了,又流鼻血了?”

        “是大辉哥啊,不小心磕到了没关系呢。”

        李大辉难以置信,前段时间还意气风发的少年,为什么现在变得那么憔悴,这个奇奇怪怪的症状到底是什么病?他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发现忙内开始频繁流鼻血的人,他也偷偷带忙内去医院检查过却毫无结果,也有考虑过把这件事和成员公司商量一下,哪知道忙内强硬的厉害,无奈之余他也只能希望忙内能自己好起来,谁能想到病情越来越严重...

        “好什么啊好,你看看你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这头也磕成这样,不是说会慢慢好起来的嘛,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大辉忍不住眼睛一酸,忙内才17岁啊,怎么突然就遭受了这些。

         “大辉哥,你放心,很快就会好的~我还小,身体很强壮的,只是最近没睡好的缘故吧。”

         李大辉看着忙内的强颜欢笑,内心止不住的难受,他明白忙内虽然年纪小,但格外的有自己的想法,虽然是一个团队,但自己始终没有干涉成员的权利啊,他默默地扶起赖冠霖,将他头上的伤口清理干净,好在鼻血也慢慢停止了,李大辉扶着忙内让他赶紧休息,心中默默祈祷赖冠霖能早点好起来。

        可是赖冠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一周一次的频率猛增到了一天一次甚至多次,团综上的沉默不语,练习室的频频失误,数不清被经纪人单独谈话多少次了,甚至心大的在奂哥都跑来询问他反常的原因。

        最终,在回归舞台直播录制时,赖冠霖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后台后开始大片大片的流鼻血,医护人员想尽办法却无法制止住鼻血的涌出,李大辉思考再三还是说出了赖冠霖的病情,成员和公司终于发现了赖冠霖的身体状况,只能避重就轻得对外界申明:赖冠霖因为疲劳而晕倒,暂时停止wanna one部分活动。

         时间一天天过去,成员忙碌的身影进进出出,只有自己静静躺在宿舍的床上,只有他们,自己一眼未见,他感激着其他哥哥们对他的宽慰,他知道哥哥们也在动用他们为数不多的关系,写了无数封邮件询问各科医生...他什么都知道但他疲倦到没有力气说话,能做的只有报以歉意的微笑。

       李大辉询问过舞台晕倒的理由,他只是笑着说自己不记得了,其实那次打歌舞台突然晕倒的原因他再清楚不过了。energetic避不开back hug,今天姜丹尼尔却一反常态毫不留情得甩开自己的手,讽刺的眼神一览无余。

        “赖冠霖,你就那么博爱么?你不想离开朴志训也不想离开我”

        音乐声嘈杂不堪,这句话却听的清清楚楚。

        「弟弟对哥哥们的喜爱算博爱么?」

        当时自己的心脏骤然剧痛,眼前蓦然一片黑暗。在倒下的那一秒,他努力咽下了喉咙中的腥甜。

        每次回想起那个眼神,喉咙就开始发痒,现在也不例外,淡淡的血腥味又开始翻涌而上,赖冠霖想掐住自己脖子,但颤抖的双手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他开始猛烈的咳嗽,大片的血喷落在被子上绽开朵朵血花,胸腔咳得发疼,鼻子也开始发痒,真的是雪上加霜啊。

        他捂住鼻子,缓慢得朝洗手间走去。

        “朴志训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要是不喜欢罐霖了,你就退出啊,和霖霖说那些话有意思么?逼他选你?”

        “呵,姜丹尼尔,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以为我没有听见你在舞台上对罐霖说的那些话么,你和我有什么区别,我看是你才应该退出吧?”

        “够了你们两个,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两个这段时间的反常就是想逼着忙内在你们之间做个选择,说什么忙内博爱,怕是哪一个他都只当哥哥吧,嘴上说着喜欢,也不看看罐霖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吵架!”

        “李大辉,你以为我不心疼么,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们,这是我们三个的事!”

        耳边充斥着三人的争吵,每一个字都像烙印般烙在赖冠霖的大脑里,想要推开门的手渐渐垂下,赖冠霖是真的看不透两个哥哥的心,就因为他做不到只喜欢一位哥哥,所以对他冷嘲热讽越来越过分只是逼着他做出选择么......鲜血争先恐后的喷涌而出,压抑已久的咳嗽再次爆发,他痛苦得倒在地上,蜷缩起身子,黑暗席卷而来,闭上眼前,他看见了朴志训震惊担忧的眼神,姜丹尼尔痛心后悔的神情,李大辉手足无措拨打电话的身影...无所谓了。

        「两个长不大的哥哥啊...」

        “我啊...真的做不到只喜欢一位哥哥啊”

        很久以后,wanna one解散的第十一天,D社放出爆炸性大新闻:前wanna one组合成员朴志训疑精神失常失忆被秘密送往x医院进行治疗,另一名成员姜丹尼尔于上午八点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关掉新闻网页,李大辉弯腰把怀里的鲜花轻放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少年灿烂干净的笑容,轻叹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墓地。他看到了不远处大树后躲藏的姜丹尼尔,和他脚下一大片带血的花瓣。

        他想起解散的那一晚,把邮箱里静躺依旧的一封邮件转发给了朴志训和姜丹尼尔。

您好:
        我已经收到了您的邮件,根据您的描述,我们一致认为该病症和我院近期以来一直研究的奇异类症中的被爱候群症的特征一样。

        被爱候群症是指两个或以上的人爱上同一个人,在始终得不到回应后,他们的爱和执念会让被爱者患上此候群症,初步症状为鼻腔流血,且伴随病情的加重而逐渐增多,当胸腔大出血后就会不治身亡,只有被爱者爱上其中一个人,做出了选择,该症状就会消失。另外如果爱人者的行为导致患者情绪波动极大,那么患者的情况会加重。

        从该患者目前的状况来看,建议封闭治疗,远离爱人者,缓解一下病情的加快。

         异症研究院

END

就一个强行自圆其说的脑洞。
简单的说丹昏同时爱上罐,但是罐只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得不到回应的两个人让罐患上了被爱候群症,罐不爱任何一个人所以肯定会死,而丹昏的逼迫行为让罐病情加重提早死亡。
结局就是知道真相的昏精神失常忘记了自己喜欢罐的事,所以爱罐的只有丹一个人了,但罐已经死了,所以罐无法得知丹对他是恋人之间的爱(罐死前一直以为丹对他也是兄弟爱),丹属于暗恋了,得了花吐症,最后也死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blx的产物...

其实结局是赖冠霖被奇异博士替换,进入复联成为可乐队长,秒杀灭霸,炸了油麦菜...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