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道茶蛋幼儿园院长

茶蛋团饭兴吹/碗团饭罐吹/迷幻磕cp

【丹罐】还给你(玻璃碴预警)

还给你【丹罐】

碗狗延续脑洞,纯属自己妄想和脑洞,完全胡言乱语,请勿上升真人,小学生文笔,我先道歉,一发完结

霖霖内心独白视角,有点悲观
玻璃碴,玻璃碴,鹅建我就看你怎么哄😂

啊其实我也是很happy的,不讨厌任何一个娃,就是瞎写,碗内cp我都磕😝

         

         赖冠霖坐在书桌前已经想了很久,他想好好理清今天发生的一切,昏黄的灯光打在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暖意。他努力将头脑里的画面有序的排列起来,却觉得那些画面混沌的厉害。
         
         他选择的成员是谁?明明自己仔细的看过,现在却模糊的记不起来。还有回到宿舍后他懊悔的面孔,明明只是轻瞟而过,现在却清晰的出现在脑海。
         
         赖冠霖恍惚的厉害,但再恍惚,他也明白:今天,姜丹尼尔没有选择赖冠霖。
         
         赖冠霖从抽屉深处拿出放在角落的盒子,里面躺着两封信。虽然自己保管的很好,但依旧遮盖不住总是被打开阅读的痕迹。是那封雪人鼻子掉了好几次的信呢。
          
         不用打开,赖冠霖都清楚地记得,在那封信上,有他写下的自己的名字,有他说疼自己的话,有他给自己做的雪人,还有尼尔哥和自己做的约定,他说“我们本应该快点写rap,希望给我们时间和机会就好了。”
        
         133天过去了,赖冠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读完那封信的时候,心里仿佛盛开了绚丽的烟花,           
          
          尼尔哥想和我做音乐,想和我一起唱rap!
          
          可是...自己够格么?赖冠霖曾问过自己,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所以努力的练舞,努力的唱歌学rap,因为想做的事很多,比如为了让自己更加优秀,作为wanna one的成员更有底气,比如为了能追上哥哥们,能更闪耀地站在舞台上...更因为想和姜丹尼尔并肩前行...
         
          赖冠霖自嘲的一笑,他同样记得另一封信得内容,一个今天差不多的夜晚,自己给未来提前写下的回信。
        
         里面写了什么呢,哦好像是
        
         尼尔哥: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说明我们的约定实现啦~我终于和哥一起写了rap,终于有了能和哥一起做音乐的实力,从尼尔哥去年圣诞给我的那封信后,我每天都比之前更努力的训练,因为我一直把哥跟我的约定放在心里呢,我一直都记得,现在这个约定实现了,以后哥和我也继续一起做音乐写rap吧。
                                             from you large bro 罐霖

          是呢,本来打算这次和尼尔哥成为一队做完音乐后,骄傲地回给他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曾经,信里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有魔法般,安抚自己不安的心脏。而现在.....
         
           “...眼睛怎么模糊了...”赖冠霖仰起头,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时间真的不多,好不容易等来了时间,等来了机会,赖冠霖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和姜丹尼尔一同写下属于他们的音乐。
         
           他想起综艺录制前自己的兴奋,想起为了能看到尼尔哥项链里的选择而下的必胜的决心,听到了向尼尔走近那几步时,自己如雷的心跳声......
         
          结果,好讽刺啊...
         
          自己下意识的退后,假装不在意的笑。还有尼尔哥后悔的表情,安慰自己的那句话...
         
          终究...姜丹尼尔选择的不是赖冠霖。
          原来...那个约定只有自己记得么。
         
          赖冠霖的大脑被那两句话充斥着,突然他觉得想明白了。的确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以为短短几天的努力就能够让尼尔哥看到自己,就能追上尼尔哥。终究...还是自己痴心妄想。
        
           理智思考后,赖冠霖觉得以尼尔哥的性格来说,不管写信给谁,他都会希望和那个人做音乐...所以,那个并不是尼尔哥和自己的约定,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独角戏。
        
            那么就一厢情愿到底,给这场独角戏一个结束吧。
        
           回过神,手中湿透的回信已经看不出一个字,赖冠霖将它揉成团,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胡乱把小雪人放回盒子塞到角落的最深处。
         
          虽然脑中一直在想事情,但门外踌躇的脚步声依旧能听到,打开房门,果不其然,是尼尔哥,脸上还是那一副后悔的神情,一臂距离远,小心翼翼得看着自己。
         
          “尼尔哥~”。赖冠霖笑着开口打破了僵局,
         
          “霖霖啊,哥今天不...”姜丹尼尔慌乱的开口,想要解释什么。
         
           “没关系的尼尔哥,我都明白,”打断他的话,赖冠霖抬起手臂,指尖轻触姜丹尼尔心脏的部位。
         
            “还给你啦~晚安”
          
             羽毛般轻飘飘的一句话,姜丹尼尔有那么一秒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他按住被赖冠霖点过的胸口,心脏处仿佛被归还了什么,沉甸到钝痛。
           
            姜丹尼尔,还给你,把刻在心上的约定...还给你,以后只有我自己了。

end

鹅建: ?????我什么都没说,让我把话说完啊!霖霖你的脑洞太大了,我一句话都没说你就判处我死刑了么!凉凉...

其他哥哥: 霖霖,不要管鹅建,哥哥们都是爱你的!

我跪着表示: 霖霖你很好,啥都好!不够格什么都是我瞎杰宝乱写的!

评论(9)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