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道茶蛋幼儿园院长

茶蛋团饭兴吹/碗团饭罐吹/迷幻磕cp

【丹罐】邕圣祐的导演禁忌手册

短,一发完,真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丹罐夫夫前提,微邕昏

    「x日,最新的大场面大制作电影《never ever》在本市xx开拍,这部电影是碗斯卡最佳导演奖的获得者邕圣祐,在蛰伏了三年后,联手圈内著名的碗斯卡最佳男演员:姜丹尼尔和赖冠霖,这两位影帝,同样也是圈内著名的模范夫夫,共同打造的全新力作,更有三位的圈内好友,国内一线知名演员们:尹智圣、河成云、黄旼泫、裴珍映等的参演,让我们共同期待这部电影的完成!——碗间新闻为您报道」

        “okok,这一幕,尼尔你需要狠狠地踹开霖霖,因为你发现他是对方大佬的疑似相好,你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竟然在骗你!对,你怎么不踹下去啊!” 

        邕圣祐激动地用卷起来的剧本拍打着导演椅。

       “现在只是过一遍,我的人我不舍得踹,你有本事把霖霖换成朴志训,我分分钟踹下去哦,反正他就是对方大佬...霖霖我刚才演的怎么样?⭐w⭐” 

      「我的人我就舍的你踹他?...」邕圣祐看着上一秒还是满脸血狠得不能再狠的“黑社会老大”下一秒就仿佛一只摇着尾巴要表扬的大狗狗的姜丹尼尔...他选择了闭嘴,至少这一位的演员基本素养是非常优秀的,多半正式开始了一条过...过场就不强求了吧。

       「不过他们两个从来没在一部剧里演过对手戏诶,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action!” 

         “赖冠霖你这个**,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了,你还觉得不够是么”

       「没错,就是这个狠度!不亏是姜丹尼尔,就是黑社会大佬本佬了!」

        “我满足不了你所以你要像狗一样到处摇着尾巴求欢?”

       「对对对,就要这种恨!继续!霖霖尼受伤的眼神非常正确!可以一条过了!」

        “我TM...呜哇谁tm写的剧本,我们霖霖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我怎么可能会这样骂他!” 

       「非常...嗯?姜丹为什么哭了?」

        “stop!姜丹尼尔你什么情况!演的好好的你这什么毛病没听说过啊!这是演戏啊!又不是真的!” 邕圣祐噌地跳了起来,这演的好好的又不是真的,姜丹尼尔这是干什么!

        “圣佑哥,尼尔哥不是故意的,你别激动,你先坐下来了,尼尔哥,你以前不也演过这种类型的电影么,不都好好的么,怎么了啊。” 

        赖冠霖举着手,看着姜丹尼尔满是血迹和泪痕的脸都不知道如何下手给他擦去。

         “可那时候演对手戏的是智圣哥啊,又不是你,我下不去嘴啊!”

        「所以对手是我,你就可以骂我骂到即兴发挥多骂了十分钟是么!我可是哥啊!」本来打算安慰一下的尹智圣,听到这句话微笑.jpg。

         “哎哟,你一遍过不了的话,你要一直骂我下去啊,你想过没啊!” 

        “对吼,一遍我都舍不得...那赶紧的!” 

        “action!” 

        “赖冠霖你这个**,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了,你还觉得不够是么,我满足不了你所以你要像狗一样到处摇着尾巴求欢?我tm失去了一个仓库的军火和那么多兄弟就为了保护你这种**,你是觉得我tm的不会一枪蹦了你是么?”

      「对!很好,狠狠地踹下去!踹啊!」

        “stop!姜丹尼尔!你踹啊!你脚停在半空中不动想让霖霖自己贴上去啊!?” 

        “我...我下不去脚TUT,你让我踹霖霖,我怎么舍得,那么多年了,我都没打他一下,我这一脚得多疼啊!” 

        “啊呀哥,刚才都可以一遍过了,你看圣佑哥被你气的快翻白眼了,去年不也有一部需要你踹人的戏么,踹的多好啊!” 姜丹尼尔不舍得踹自己,赖冠霖当然很开心啊,但是要是开心表现在了脸上,圣佑哥怕是要当场昏倒了。

        “但是那次踹的是大辉啊,又不是你TUT”

      「所以你是觉得我的身板比霖霖这个巨型忙内要强壮咯,就可以把我踹的差点肋骨断掉!我也是弟弟啊!」李·这部剧姜丹的情人·大·姜丹给我等着·辉,头也不回的走了。

        “尼尔哥,你是专业的啊!之后我还得被你捆着打,上烙铁,抽着烫着扇着...那怎么办啊,你这样下去拖了进度我们就不能按照原定计划出去旅游了啊。” 

        “艹,这谁写的剧本!赶紧拍赶紧拍早知道就不接了!” 

        邕导演兼编剧微笑.jpg

        “我cnm!今天neng死你,我...下不去烙铁TUT” 

        “小j人,我今天...我下不去鞭子TUT” 

        “我做鬼还不会放过你呢!我...下不去刀子TUT”

        ........

        “好了,今天的戏都结束了,我们明天继续...” 邕·无力·圣佑表示今天好累,虽然今天的进度都完成了,但是为什呢感觉比以前每一次导戏都累好几倍...

        “霖霖尼,我演的好不好啊~我们没演过对手戏诶!” 

        “你可是影帝啊,当然演的好啦~” 

        “嘻嘻嘻~” 

        “你看姜丹,像不像微笑天使?”尹智圣冷笑地看着正在讨抱的大狗狗。

         “微笑天使?谁啊” 李·不解·大辉

        “俗称雪橇三傻,我们之间有著名的雪橇三傻,姜丹就是三傻萨摩耶...” 

         “还真是...那大傻和二傻呢...”

        “你看看你的左右咯,不就是见到志训的邕圣祐,和看见黄旼泫的金在奂呗”

        “emmmmmmm”

       「邕圣祐的导演禁忌手册第一条:绝对不请真实夫夫在自己的作品里出演情侣、对头、父子、兄弟等一切需要互动的角色,微笑.jpg」

end

肉眼看的比拍的清楚系列,29号弟弟和哥哥好多站位都在一起,而且总在b坑努力营业,我很开心了!

ky一下霖霖未来发展以及各个经纪公司的...xxxxxxx的niao性,我知道我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瞎聊,长条因为我比较废话碎碎念,纯属ky,不接受撕逼
ymc的所作所为真的想让人日常素质100连
咸吃萝卜淡操心一下赖冠霖以后的发展..
虽然我知道我这都是废话,会提到其他艺人公司,不接受撕逼
...因为略懂点音乐和艺管方面...追星也比较久了,属于早期撕过现在佛系都...就开了脑洞想了想,有说错的就当我井底之蛙孤陋寡闻吧,接受善意科普...

都给我吹!吹爆😭😭😭

手账记档(ง •̀_•́)ง临时赶出来给霖霖,希望他能收到,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礼物,小纸条问题是:和哪个哥哥说过心事(๑•ั็ω•็ั๑)溜了溜了,胶带痕迹实在是没办法啊

【丹罐】オレンジ(Orange)

罐视角,一发完
伪现背,ooc,勿上升真人
可以听听歌啊,真的很好听!链接放评论,求大神教我怎么把链接放正文里...
就是题目《オレンジ》赤ティン唱的,灵感来源歌词,但这首歌是妥妥的悲剧...文不太算吧....?hhh

大概是想表述:不是相爱就能在一起,不是不在一起就不爱,只是暂时的分离,因为大家都在为下一次的永远不分离而成长努力。这样一个主题思想吧

(ps.给霖霖买了一个礼物,礼物牌子叫丹尼尔!丹!尼!尔!希望代签小姐姐能拍到认证图hhhh)

(时间:碗解散后两年)

正文:

        不是相爱就必定能在一起的,不是不在一起就不爱了...

       「元気でいますか(你过得好吗 )
           笑顔は枯れてませんか(脸上还常常带着笑容吗)
           他の誰かを深く深く(可有深深地爱上) 
           愛せていますか(其他人吗 )」

      

尼尔哥:
        最近还好么,我想应该不是很好吧keke

        我之前当然很忙啊,哥你不要在总是在信里问这种问题啊!不过已经忙完那一阵啦,中国的工作室也进入正轨了,综艺谈成了一个固定嘉宾,我打算在新专之前先休息一个月,到处看看转转,然后再忙起来。不过我就算再忙也有好好关注哥的一切啊,所以下一封信,我要看到哥对我的表扬!

        尼尔哥最近压力很大啊,又要回归又要录新团综还要跑通告...我真的要谢谢哥一直在信里告诉我你的事情,愿意和我抱怨你的忙碌,告诉我你的疲惫。

        “疲惫也好,厌烦也好,所有的情绪都直言不讳”的约定,我们相互遵守的很棒呢。可是哥,现在就和公司解约闹翻不是个正确的选择,相信智圣哥也和你分析过利弊吧,我知道你想我,我也想你...我的姜丹尼尔,就算是这样的疲惫,依旧没有放弃我,我真的很开心。

       我们都互相再忍忍吧,现在还不是时候。想想刚分开的时候,当时以为一天都忍不了,现在都过去两年了。

       当初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我都快记不得了,也许是哥主动的吧?而被表白的我表情肯定很糟糕hh,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爱主动、不爱玩game、收到哥的event也没有太大的reaction,我也明白我是这种性格,尼尔哥当时应该很郁闷吧keke,但就算这样木讷的、只知道一味索取的我,哥也都全盘接受,一点点指引我一点点教会我。

       emmm应该很早前就说的话,竟然到现在才说,所以说我的脾气啊,也只有姜丹尼尔才能受得了。

        还有,哥怎么能说没有对我发过火呢!至少有一次我真的是要吓死了!虽然是我的错我承认...但没办法啊,我当时习惯把不好的事情都放在心里、不告诉别人,哪怕要哭也自己一个人哭,但这不是因为当时和哥在一起没多久一时间改不过来么,你就那么生气,当时我都觉得我们完蛋了啊!结果最后你却哭的比我还惨,啊真是输给你了,不得不承认,被你带哭的我,也同样软弱啊...

        刚开始的时候瞒着成员们,虽然感到很抱歉,但更害怕他们不接受这样的我们,所以连拥抱都要偷偷的keke。

        弥漫着烟味,一地烟头的消防通道、练习室里勉强能挤下我们的储物柜、和洗手的工作人员一门之隔的厕所隔间、坐满成员的沙发背后...你的声音、态度、温度、爱和一切,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世界。

        成员们知道的那么快确实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不是么,大家都是敏感的人,只是没想到所有的成员都包容、理解、支持我们。(因为我一直都以为佑镇哥肯定会受不了的没想到hhh),公司的话虽然也有想象过,但好像比预计的时间早了点,谁也不会想到我们在消防通道里争吵的时候,经纪人就坐在黑暗楼上台阶吸烟啊。敲打、强制分手、行程岔开、控制手机...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至于那天争吵的原因,很抱歉现在才说明。

        我想,应该是因为我怨恨你所眺望的未来。

        在那个未来的舞台上有你有我,你说想和我一起拿奖一起登顶...那么美好的描述里我唯独看不到我们的感情...因为这段感情和你眺望的未来是冲突的,所以哥总是不自觉的避开它...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在你描绘的未来里,我们的关系和感情已经被你排除在外了吧...我甚至以为你在间接和我提分手,还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可偏偏就是我以为不爱我了的姜丹尼尔,在公司高层面前,挡在我的面前,扛下了所有的错...那一巴掌很疼吧,你把我的脑袋死死的按在你的怀里,不让我抬头,当时的我们一定很狼狈...

        一夕之间,长大成人...我想,我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了啊,说什么都怪这该死的世界,才令你我渐行渐远这种理由了。

        wanna one解散的前一周,本来应该忙于排练的我们,偷偷去了济州岛,海边的街道,红锈斑斑的铁路,远方的岛屿,天边的朝霞...我们紧牵的双手。

        你笑着说想带我逃走keke,真是孩子气的话啊,“尼尔哥,你幸福么” “幸福啊,霖霖呢” “我也很幸福啊”...我们都说着谎,称自己很幸福,说着幸福的我们笑着擦去了对方的眼泪。曾在有你的世界里欢笑,曾怨恨你所眺望的未来,曾经相互原谅的日子 ...不得不成为大人的我们,笑着说了分手。

       是我以前太过固执,认为相爱就必须在一起,其实哪怕不在一起,我们也是如此相爱啊....

       寻觅对方的身影,追逐对方的足记,分享自己的点点滴滴...「你又蜕变的更加出色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的想念你」...你的声音、态度、温度、爱和一切...我怀念,但我更期盼,因为我们这次短暂的分离,是为了下一次的永远不分离在努力啊。

       姜丹尼尔和赖冠霖都再忍忍吧,直到那一天的来到,我想我会立刻飞奔着去见你。

        哇,真是一份很长的碎碎念啊keke,尼尔哥必须要看完啊~

                                                                          from:冠霖


        赖冠霖怔怔得看着前方朝他这个方向走过来的人群,只需一眼,他就能在任何地方找到那个他爱到心里的人,济州岛的空气混合着泥土和青草的味道,不是很刺鼻却让他有点恍惚。

      「好像是某个cf的拍摄...这是刚结束?」

        赖冠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罩和头上的帽子...还好,捂得严严实实的,大概因为cf的拍摄比较保密,所以周围一个粉丝都没有,连工作人员也很少,没想到漫无目的地随心而走竟然能让自己碰见...

       「姜丹尼尔...你是神明么,世界那么大,你竟然猜中了我会来济州岛...临时接cf这种做法...真不愧是姜初丁」

         瞬间想透彻,回过神的赖冠霖只觉得好笑,他看到姜丹尼尔离他越来越近,看到他漫不经心的表情下隐藏的惊喜,看到他假装和工作人说话而眼神却一直往自己脸上看...

        「我的姜丹尼尔,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不要哭!”

        赖冠霖看到姜丹尼尔无声的冲自己做了一个口型,他反手擦去不知何时流下来的眼泪,挺直了身板,假装自己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往前走去。与姜丹尼尔擦肩的瞬间,他垂于左侧的手被人紧紧的握了一下,一秒的温热...尼尔哥的态度、温度、爱和一切...赖冠霖握紧了左拳。

       「我很好的接受到了呢,我想你也明白我的心了吧」

        姜丹尼尔依旧和身旁的工作人员聊着明天的日程,没有人发现他藏于袖子下微微颤抖的左手...
   
       「我收到过的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就是霖霖你的爱,赖冠霖,你要比你想象中更爱我,而同样爱你的我,又怎么会猜不到你的心中所想...我和智圣哥打了个赌,我赌你会去济州岛,我赢了。

         那么下一次见面,我们两个来赌一赌,赌谁能让对方过得更幸福吧,你愿意用一辈子来做赌注么....」

        海边的街道,红锈斑斑的铁路,远方的岛屿,天边的朝霞...我们传递的温度,真的很幸福啊...

END

简单的说就是丹罐在碗时期谈恋爱,但被公司发现了,被强制删除联系方式岔开行程,两人约定:先暂时分开,等到双方都有能力和公司等因素抗衡后,再和好,这样就没有谁能阻拦他们了,于是碗解散后罐回了中国,丹留在韩国,之间有书信来往,两个人都在为他们的未来努力成长,我还是蛮喜欢:哪怕在不同的地方,过着不同的生活,甚至不同的时空,我们都相爱着...的这种爱情?
 

嗯?这啥配置...我大概第一次准确知道宿舍分配...吧...
大哥们带着忙内???
感觉沉稳(也许..)的哥哥都和霖霖在一层
沉稳的楼下:
善良的阿玉,干净的美年
小珍的云哥,虚言的塌塌(总觉得塌塌日常懵懵的)
带着网瘾睡眠少年霖霖

楼上岂不是要翻天了...
雀实虎在上面,宿舍志训在上面
姜初丁在上面,tony老师在上面(酒)
两个忙内....
感觉日常开party系列...
好吧知道他们忙,但是这个配置真的很有意思啊😂

貌似抽签决定?
论为什么碗内大哥line如此维护忙内奶罐,是怕楼上的那些虎熊虎熊的带偏了忙内么hhhh

【丹罐】青木原树海

私设ooc,勿上升真人,cp只有丹罐,争取全员上线
简单地介绍一下青木原树海,自杀圣地,富士山脚下,目前我没去过,希望来年留学能有机会路过一下,进去就不敢不敢😂...所以去过的小伙伴文中要是有不实信息就当没看到吧~
我们来嗦嗦话啊(๑•ั็ω•็ั๑)

楔子:
        「老人和儿媳看到一位城市打扮的女子正从田边的路上走过。

  “喂,喂!”

  老人叫住那位不熟悉的女子。

  “那条路不对呀!往那边走,通不过去啊!”

  那位女子停下脚步。

  “请您再回到原来的岔路口去吧!从那儿一直走,就到通公共汽车的大路啦!”

  在老人眼里看上去象东京人的那位女子朝这面低下头,好象在感谢老人的提醒。

  “走进那条路,就一辈子也甭想再出来了哟。”

  因为对面那女子又按原路朝前走去,所以老人笑着又补充了一句。」

         「“刚才那女子往森林的路里跑去了吧?”

  老人回头望去,什么也没看见。

  “瞎说!你眼睛看花了吧。我对她讲得那么清楚,她不会到那边去的。”

  “可是,我跟里看到的就是那样。好象确实有个白东西急匆匆地走到森林那条路里去了。”

  “莫瞎说!我啥也没看到。你的眼睛出毛病了吧?刚才那女子肯定不会错走这条路的。”

  “是吗?”儿媳妇自己也半信半疑了。

  “看见东京的女子,你的眼睛不好使了吧。”

  老人又干起田里的活计。儿媳妇那样子似乎想讲点什么,却没有吭声。

  “父亲,”儿媳妇说,“天黑啦,不干了吧。”

  “好,不干了。”公公说。

  “瞧!”

  儿媳妇看见一个东西,突然叫了一声。

  “啥呀?”

  “跑出来一只兔子!”

  老人朝那边看去的时候,兔子已经钻进灌木丛了,只有那灌木枝头还在晃动。

  就在这个时候,苍茫的夜色,已经降临到这片无边无际的林海上空了。」

        “好了,这本书讲完了”女人合上书本,看着男孩百无聊赖地趴在自己膝头,明明是他自己选的书,结果听是听完了,看他这样子,也不知道听近了几分。她抬手温柔地抚摸男孩的发顶,一下又一下,试图想让他说说自己的感想。

         他抬头看了看女人,乌黑的眼珠圆滚滚的,失去了往常的狡黠,透露出了点点不解,他撇撇嘴,孩子气的皱了皱鼻。

        “所以,赖子真的进了那个森林么,妈妈我没听明白,赖子为什么不和小野木走呢,她去林海干什么呀,书里的林海是我们家不远处的青木原树海么?”

        女人仿佛被他逗笑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合着自己仔仔细细读了好几天,他就问了这些,罢了,这么小的孩子能指望他明白这本书的内容么,她用指尖轻轻地点了点男孩的额,便转头看着外面的景色。

         “是啊...”女人有点恍惚,夏日的蝉鸣环绕在耳边,伴随着风扇呼呼地响声,但她却觉得此刻安静那么美好以至于美好到忧郁,女人不知道自己是在回答男孩的问题,还是在回答自己内心深处积攒的不安。

        自己那么多问题,母亲就用两个字来回答,他顿时有点不开心了,感觉母亲在敷衍自己,是什么呀,是赖子进了森林,是赖子不和小野木走,还是林海就是前面的青木原树海呢,可他又不想再开口提问,因为他清楚自己再提问的话,母亲多半就会用你还小来敷衍自己吧。

        女人感觉到了膝上男孩的别扭,她也没多解释,依旧一下又一下地摸着男孩的脑袋,那份温柔终究是抚平了男孩心中的燥热,男孩调整脖子和女人一起看着外面的景色,谁也不说话,享受着这份难得的静谧,偶尔的微风触碰到了门房上挂着的的风铃,清脆的铃铛声犹如一首绵长的歌曲,让男孩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他睡得并不安稳,总觉得自己在做梦,但梦里的画面却和现实一样,他、母亲、乡下的房子和夏日的河口湖。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恍恍惚惚却感受到了不知名的忧伤。

        “夏树哪怕一个人,也一定会很勇敢地走下去吧。如果有机会去我的家乡看看吧,这辈子啊,我是回不去了呢,夏树...我的夏树。”

        听到女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男孩抬起头想睁开双眼,但眼皮的沉重感让他用尽了全力,却只看到了女人隐入阳光中模糊的轮廓,直到陷入沉睡也没看清她的表情......

正文一:

  “危ないですから、黄色い線まで、お下がりください。(因为危险,请站在黄色线内)”

        “斯...”回忆被打断,不知道是因为突然窜入脑海的播报,还是因为从指尖传来的刺痛...低头,烟已经烧到了手指,姜丹尼尔顺手将烟按灭在公共烟灰桶,想伸手往烟盒里再来一根,却发现最后一支烟就是刚才烫伤他的那一支,看着烟盒划出美丽的抛物线摔进垃圾桶,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经快全黑了,夏季夜晚黑的缓慢,现在怕是已经快九点了吧。

        他快步走出站台,拦住一辆的士,翻出手机里的地址递给司机看,司机微微一笑表示明白了,便踩下油门飞驰而去。倒退的建筑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掏出钱包数了数为数不多的钱,姜丹尼尔有点发蒙,上个月自己还是福布斯韩国榜的第五,现在竟然全部财产只有50w日元了(约和人民币2w9),罢了反正也没打算呆多久。

         当时突然的破产让他手足无措,像是被算计好了般怎么补救都无法挽回,直到他最好的朋友搂着自己即将订婚的女友,冷冷地看着自己时,他才反应过来,是被身边人捅刀子了。原来自己对朋友的仗义慷慨,在他眼里就是自己高高在上施舍的举动,自己努力工作为了和女友将来打拼的时候,她却轻易投降他人怀抱...白手起家,尝遍人间冷暖他才走到那样的高度,姜丹尼尔不明白,他自问无愧于任何人,甚至做了很多善事,为何仍旧到了现在这一步。

        他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一个月的浑浑噩噩他已经看不到希望了,但是他想人这一生在最后得给自己留点体面啊...干涩的眼睛已经没有眼泪了。

        谢过司机,提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径直走向了预定好的民宿,移开门,撩开帘子,惊动了用来提醒主人的风铃,是记忆中日本老式的房子,虽然一看就有些年代,但主人将它们都呵护的很好,柜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日本传统物件,却收拾的整整齐齐,给人一种回家了的恍惚感。

        “こんばんは...啊...您是预约时特别说过的韩国人吧”,尹智圣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眼就看出这个男子是韩国人,大概是感觉吧,眼缘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即便那个男子看起来尤其憔悴。

        “算是吧...反正日韩语都可以的,我是预定过得姜丹尼尔,抱歉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才到。”哪怕在落魄,姜丹尼尔的举手投足间依旧有着良好的家教。

        虽然对算是吧这三个字有疑惑,但尹智圣认为随意打探他人的故事是十分没有修养的事情,当然如果对方愿意敞开心扉,他也不介意做个好的聆听者。

        “好的,姜先生,我来简单介绍一下,我叫尹智圣,是这个wanna one民宿的主负责人,还有一个负责人已经睡了,叫朴志训,民宿可以提供三餐,厨师是黄旼炫,我们都是韩国人,而接待的小朋友叫赖冠霖,是中国人。这个民宿不大,也就我们四个在打理,我们不会随意打扰到您,您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到前台找我们~霖霖尼,快过来~姜先生,虽然罐霖是中国人,但是会日韩英中四国语言噢,虽然韩语有时候有点懵。”

        看着尹智圣如同介绍孩子般那样自豪的脸,他垂了垂眼眉。

        “来了~您好,欢迎来到wanna one民宿,我叫赖冠霖~先生请跟我来~”

        粗看一米八多的个子,一张婴儿肥还未完全消失的帅气脸庞上,挂着灿烂的笑脸,姜丹尼尔的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在河口湖边拿着捡来的钱到夏日祭上买的那瓶草莓味的波子汽水,咕噜咕噜冒着气,甜甜的沁人心脾。

       「啧,该死,怎么想到了这个」

        他揉了揉眉,不经意的抬眼,却意外地撞进了一对带有笑意的黑眸,心脏突然咯噔一下,仿佛内心深处的那谭沉默已久的死水被人投入了一颗石子,咚地一声泛起了阵阵涟漪。真像啊...

        他像年少的自己,小小的心脏装了无数的梦想却挤不进一丝忧愁;像刚步入社会的自己,无论做什么只有对未来的期待;像自己的名字,夏树,生如夏花...干净,热情...

        “姜先生?”
        赖冠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看起来和志训哥差不多大的哥哥,却给人一种经历百苦的沧桑感,在和他对视后,露出了想哭的表情。

        他不知道对方的沉默是因为什么,但他却听到了自己的内心,最为强烈的一次意愿。

         「あなたのすべてを知りたい...」
        (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

       「神様だけが知っているかもしれない
           未来はあなたと出 会ったときのこと
           思い出しても許されるかな」
       (也许只有神明才会知道,
            未来和你在一起发生的事,
            让回忆都被原谅。)

注:①楔子中的短文取自于松本清张的《波之塔》很老的书了。
        ②最后的短句取自于一首歌,真的很好听,有兴趣可以听,じょん的はじまりの日,链接在评论大家可以听一下

总说有敏感词...一段段排查,结果是最后两个字...森气

     

【丹罐昏】Fine

ooc/勿上升真人
仅代表我的脑洞
奶罐视角

        那个说好带我写rap的哥哥,最终还是选了别人,看着他歉意的表情,我只是后退了几步,ok,fine 我很好~怪我不够优秀吧
        哪怕他说的宽慰我的那句“还能更改”的话语仍旧没实现,没什么大不了,至少镜头里我在笑~

        那个我平时最黏的哥哥,在我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他时,他却坚定不移的选择了我。可当我项链里的照片换成他时,他也换了一个人,看着他低垂的脑袋和丝丝的抱歉,我只是后退了几步,ok,fine,没关系,怪我一开始没有选择他
        没什么大不了,按照公司的剧本,我肯定不是孤单一人,那就行了。


希望灭霸一个响指,灭了油麦菜
不针对任何一个成员
只针对油麦菜
难过到去睡觉....

【丹罐昏】被爱候群症(BE)

玻璃渣预警,BE...小学生文笔,脑洞虽大但强行自圆其说,不要在意细节,我就是心里有点闷😭
一大早的blx产物,骂人只骂油麦菜!
团综向衍生,ooc,勿上升真人
类似忘爱症花吐症那样的设定,私设

(一大早真的是很难过了,碗狗3第一集,霖霖的ok fine 后退强颜欢笑,第二集又来!又是ok fine 后退 强颜欢笑,真的是很心疼了)

        “赖冠霖,你到底选谁?一开始选了姜丹尼尔就一直坚持下去啊,为什么受到了打击你才会想起我?我朴志训是喜欢你,但我不屑于这样的被选择,赖冠霖,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保持点距离,直到你清楚自己究竟喜欢谁。”

        “罐霖啊,我也没办法,你知道公司有剧本有要求啊,我知道你选择了我,我很开心,但为什么第二次你就改成了志训啊...很抱歉我必须按着公司剧本走,但我想问问为什么你没有坚持下去呢。”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不就是哥哥弟弟之间的喜欢么,两个都喜欢不可以么?」

        鼻子里突然涌出一股温热,他慌张得抬手去接,不一会就接满了一手掌心的鲜血,渐渐的往外溢出...赖冠霖跌跌撞撞跑进了卫生间,双手撑在水池边缘,镜子里的那个人,布满血丝的双眼,惨白的脸色,以及鲜红的血流沿着下巴,源源不断滴落在白色的水池里,偶尔滑入舌尖的几滴,在口腔里化作了苦涩的铁锈味...仅仅几秒,水池红了大半。

      「啊又开始了...」

        赖冠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就开始流鼻血,从起初的几秒愈合到现在的源源不断能流半小时,而且还止不住。不是没有尝试用纸巾堵住鼻子,但随着一张张纸被染红被抽出,却依旧制止不了后,之后的每一次他就静静等待鼻血的流尽。他想这难道是对他的报复吧,为什么自己必须只能选择喜欢一位哥哥,他不懂...就因为自己的躲避和无法选择,才让会患上这奇奇怪怪的症状么。

        鼻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赖冠霖的眼睛第一次出现了白光,晕眩的感觉让他双腿一软,跪下的瞬间头重重的磕在了水池台上。大概是声音太大了,惊动了外面的成员,卫生间的门被猛的打开。

        “罐霖你怎么了,又流鼻血了?”

        “是大辉哥啊,不小心磕到了没关系呢。”

        李大辉难以置信,前段时间还意气风发的少年,为什么现在变得那么憔悴,这个奇奇怪怪的症状到底是什么病?他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发现忙内开始频繁流鼻血的人,他也偷偷带忙内去医院检查过却毫无结果,也有考虑过把这件事和成员公司商量一下,哪知道忙内强硬的厉害,无奈之余他也只能希望忙内能自己好起来,谁能想到病情越来越严重...

        “好什么啊好,你看看你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这头也磕成这样,不是说会慢慢好起来的嘛,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大辉忍不住眼睛一酸,忙内才17岁啊,怎么突然就遭受了这些。

         “大辉哥,你放心,很快就会好的~我还小,身体很强壮的,只是最近没睡好的缘故吧。”

         李大辉看着忙内的强颜欢笑,内心止不住的难受,他明白忙内虽然年纪小,但格外的有自己的想法,虽然是一个团队,但自己始终没有干涉成员的权利啊,他默默地扶起赖冠霖,将他头上的伤口清理干净,好在鼻血也慢慢停止了,李大辉扶着忙内让他赶紧休息,心中默默祈祷赖冠霖能早点好起来。

        可是赖冠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一周一次的频率猛增到了一天一次甚至多次,团综上的沉默不语,练习室的频频失误,数不清被经纪人单独谈话多少次了,甚至心大的在奂哥都跑来询问他反常的原因。

        最终,在回归舞台直播录制时,赖冠霖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后台后开始大片大片的流鼻血,医护人员想尽办法却无法制止住鼻血的涌出,李大辉思考再三还是说出了赖冠霖的病情,成员和公司终于发现了赖冠霖的身体状况,只能避重就轻得对外界申明:赖冠霖因为疲劳而晕倒,暂时停止wanna one部分活动。

         时间一天天过去,成员忙碌的身影进进出出,只有自己静静躺在宿舍的床上,只有他们,自己一眼未见,他感激着其他哥哥们对他的宽慰,他知道哥哥们也在动用他们为数不多的关系,写了无数封邮件询问各科医生...他什么都知道但他疲倦到没有力气说话,能做的只有报以歉意的微笑。

       李大辉询问过舞台晕倒的理由,他只是笑着说自己不记得了,其实那次打歌舞台突然晕倒的原因他再清楚不过了。energetic避不开back hug,今天姜丹尼尔却一反常态毫不留情得甩开自己的手,讽刺的眼神一览无余。

        “赖冠霖,你就那么博爱么?你不想离开朴志训也不想离开我”

        音乐声嘈杂不堪,这句话却听的清清楚楚。

        「弟弟对哥哥们的喜爱算博爱么?」

        当时自己的心脏骤然剧痛,眼前蓦然一片黑暗。在倒下的那一秒,他努力咽下了喉咙中的腥甜。

        每次回想起那个眼神,喉咙就开始发痒,现在也不例外,淡淡的血腥味又开始翻涌而上,赖冠霖想掐住自己脖子,但颤抖的双手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他开始猛烈的咳嗽,大片的血喷落在被子上绽开朵朵血花,胸腔咳得发疼,鼻子也开始发痒,真的是雪上加霜啊。

        他捂住鼻子,缓慢得朝洗手间走去。

        “朴志训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要是不喜欢罐霖了,你就退出啊,和霖霖说那些话有意思么?逼他选你?”

        “呵,姜丹尼尔,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以为我没有听见你在舞台上对罐霖说的那些话么,你和我有什么区别,我看是你才应该退出吧?”

        “够了你们两个,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两个这段时间的反常就是想逼着忙内在你们之间做个选择,说什么忙内博爱,怕是哪一个他都只当哥哥吧,嘴上说着喜欢,也不看看罐霖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吵架!”

        “李大辉,你以为我不心疼么,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们,这是我们三个的事!”

        耳边充斥着三人的争吵,每一个字都像烙印般烙在赖冠霖的大脑里,想要推开门的手渐渐垂下,赖冠霖是真的看不透两个哥哥的心,就因为他做不到只喜欢一位哥哥,所以对他冷嘲热讽越来越过分只是逼着他做出选择么......鲜血争先恐后的喷涌而出,压抑已久的咳嗽再次爆发,他痛苦得倒在地上,蜷缩起身子,黑暗席卷而来,闭上眼前,他看见了朴志训震惊担忧的眼神,姜丹尼尔痛心后悔的神情,李大辉手足无措拨打电话的身影...无所谓了。

        「两个长不大的哥哥啊...」

        “我啊...真的做不到只喜欢一位哥哥啊”

        很久以后,wanna one解散的第十一天,D社放出爆炸性大新闻:前wanna one组合成员朴志训疑精神失常失忆被秘密送往x医院进行治疗,另一名成员姜丹尼尔于上午八点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关掉新闻网页,李大辉弯腰把怀里的鲜花轻放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少年灿烂干净的笑容,轻叹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墓地。他看到了不远处大树后躲藏的姜丹尼尔,和他脚下一大片带血的花瓣。

        他想起解散的那一晚,把邮箱里静躺依旧的一封邮件转发给了朴志训和姜丹尼尔。

您好:
        我已经收到了您的邮件,根据您的描述,我们一致认为该病症和我院近期以来一直研究的奇异类症中的被爱候群症的特征一样。

        被爱候群症是指两个或以上的人爱上同一个人,在始终得不到回应后,他们的爱和执念会让被爱者患上此候群症,初步症状为鼻腔流血,且伴随病情的加重而逐渐增多,当胸腔大出血后就会不治身亡,只有被爱者爱上其中一个人,做出了选择,该症状就会消失。另外如果爱人者的行为导致患者情绪波动极大,那么患者的情况会加重。

        从该患者目前的状况来看,建议封闭治疗,远离爱人者,缓解一下病情的加快。

         异症研究院

END

就一个强行自圆其说的脑洞。
简单的说丹昏同时爱上罐,但是罐只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得不到回应的两个人让罐患上了被爱候群症,罐不爱任何一个人所以肯定会死,而丹昏的逼迫行为让罐病情加重提早死亡。
结局就是知道真相的昏精神失常忘记了自己喜欢罐的事,所以爱罐的只有丹一个人了,但罐已经死了,所以罐无法得知丹对他是恋人之间的爱(罐死前一直以为丹对他也是兄弟爱),丹属于暗恋了,得了花吐症,最后也死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blx的产物...

其实结局是赖冠霖被奇异博士替换,进入复联成为可乐队长,秒杀灭霸,炸了油麦菜...